茶年糕

垃圾

哭死啦

Winnie:

预览


——残忍不好吗?


BGM: 垃圾——卢巧音


#


王子异拎着行李走出香港国际机场,看到不远处停着的车。他走过去敲敲驾驶室车窗,后车盖缓缓打开,他把行李箱放了进去,坐上了副驾驶,车开动了。


 


“好久不见了dude,”董又霖笑着给他打招呼,“飞机还顺利吧?”


 


王子异摘下墨镜,扎上安全带,“每次都麻烦你接我,其实我打个车回去就好了。飞机还好,就是坐过来有点累。”


 


“伯父伯母身体怎么样?”


 


“都不错,”王子异说,“我哥他们过来几天了,我公司有事晚了几天,一直给我打电话,再晚一天就要罚我了。”


 


“公司有事还是被小妖精缠住,脱不了身啊,”董又霖对王子异调侃,“18岁身体吃得消,你可过了30岁,眼睛下面乌青骗不了人啊。”


 


王子异眼睛眯着笑了,“没有的事,开你的车。”


 


“说真的,小妖精这么可爱,什么时候带他见见你爸妈哥哥啊?”


 


王子异想起昨晚在自己上面起伏动作留着汗水的小孩,又想起早上氤氲浴室里摆动腰线的肤如凝脂的小孩,“明年吧,等他再懂事些,别见了那些人再把小孩吓着。”


 


“你调教出来的小孩还会怯场?说真的子异,Lucas跟了你,你不要玩玩就算了啊。”


 


“放心吧,”王子异拿出手机开机,“我心里有数。”手机里躺着小孩发过来的十几条微信,“醒了,旁边没有你了,”刚染了金发的小孩半裸上身躺在灰色床单里,冲他挑着眉毛,“好饿啊,年二十九宜喝八宝粥,”“回来爷爷奶奶家了,他们说我又高了又帅了,哈哈。”“你到了吧,还不回我呢,我看机场没说晚点啊”。


 


王子异回了个,“我下飞机了,Lucas”,三秒之后响起了视频电话,王子异看看董又霖笑笑,无奈接起了电话,“你终于到啦王子异,Jeffrey哥哥接到你了吗?”视频里男孩穿黑色T恤和牛仔裤,一头金发引人注目,“在我旁边呢,跟Jeff打个招呼吧。”“Jeffrey哥哥好呀,好久不见了,”董又霖看到男孩也笑眼弯弯,“半年不见Lucas又长高了,”“对吧,哈哈,我爷爷奶奶还说我越来越白了,哥哥你上次说好喝那个wine,我朋友从澳洲回来有拿了几瓶,王子异给你带过去了,你们好好喝呀。”“哇,谢谢你这么有心啊。”“没事啊,哈哈。”“好了,让哥哥好好开车,”王子异拿过手机,假装生气说,“为什么叫我就叫王子异啊,这么没大没小。”“那我叫你王老板?”“Lucas,”董又霖说,“你这么帅,王子异什么时候让你出道啊,都藏你一年了只让你当练习生。”“那得看王老板心情,”小孩在阳台点了根烟,“不过我看王老板一辈子不想让我出道,哈哈。”“为什么啊?”“他怕有粉丝喜欢我,哈哈哈。”“好了,”王子异嘴边笑意藏不住,“你少抽点,我先挂了。”“行吧,再见王子异。不对,再见王老板。”


 


“羡慕你啊,”董又霖调笑,“跟这么个机灵鬼在一起觉得自己还是二十多岁。”


 


“他懂事,十八岁的人,二十八岁的心,太沉稳了,让你,用尽办法也拒绝不了,四面八方,涌入你。”


 


“有人爱真幸福啊王子异,你该早点遇到Lucas。”


 


王子异笑着点点头。


 


到酒店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董又霖把车停进地下室,王子异说了谢谢,到后备箱拿酒。


 


“子异,”董又霖从驾驶坐下来也走到后面,“你知道没……蔡徐坤要结婚了。”


 


王子异打开行李的动作停了一下,还是拉开拉链,拿出酒放在后备箱,“这么快?”


 


“我也是听他公司的人说的,”董又霖看看王子异。


 


“什么时候?”


 


“六七月吧。”


 


“哦,”王子异点点头,又拉上拉链,拿下了行李。


 


“反正你也要知道的,哎呀我就是忍不住……”


 


“没事,Jeff,”王子异面对他,笑笑,“一琳是个好女孩,他们在一起很般配。”


 


“子异,其实我第一次见到Lucas我就觉得……”


 


“我先上去了Jeff,”王子异说,“晚了我妈该着急了。”


 
全文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L8GWqEtbOesllNdL